兇殺案的受害人(36)


本站公告

    他以前的夢想是當軍人,保家衛國。后來,他遇到了一個跟他差不多大的小孩子,很白很瘦。

    氣質有些陰沉,別的小孩在玩游戲時,他卻一個人默默呆在陰影處,望著一處發呆。

    從此,易無封就被這個與眾不同的小屁孩吸引了。

    他嘗試靠近這個孩子,卻一次次地被拒絕,死賴臉皮磨了幾年,讀幼兒園的小屁股也成了初中生,易無封終于和洛笑混熟了。

    而他的愿望早以由軍人變成了一個醫生。

    他不想救全世界了,他只想救一個人。

    但是,后來,他突然就失去了洛笑這個伙伴,他被另一個人占有了,以一種更為霸道的身份。

    試問,易無封甘心嗎?

    他纏了洛笑十幾年,又怎么會甘心,怎么會放棄,但看到洛笑那眼神時,他退了,退得不情不愿的。

    易無封看著眼前的機械工具,它們可以救人,也可以殺人。

    易無封突然升起一個瘋狂的念頭,他還沒來得及扼制住這念頭就開始瘋狂生長,一發不可收拾。

    不可。

    易無封盯著一本法律文書,默默壓下腦海中的念頭。

    每當他升起一些黑暗的念頭時,他總會打量這本書一眼,告誡自己,如何他也出問題了,那么洛笑怎么辦?

    他不能容忍他的身體被另一個人格占用這么久,哪怕那是洛笑自己創造的人格,他想治愈好洛笑心底的那些傷痛。

    然而,如今,易無封看著以為平復內心的書,卻發現心中的念頭更加瘋狂了。

    因為他唯一的支柱沒了。

    這時,易無封的手機響了。

    他打開一看,一個陌生至極的電話,不由得蹙了蹙眉覺得又是哪些求醫的病人們,但手指卻鬼使神差地點了接聽。

    對面傳來,略有些耳熟的聲音。

    易無封眸子深了深。

    拿著手機的手用力得幾乎能捏碎手機,然而手機比他想象中的堅固。

    對方的話語還在繼續。

    “我是樓昱,我想約你出來見一下。”

    “不見,我很忙,謝謝。”見你干什么,難道拿著刀去砍了你?哦不,他估計也只會拿個針筒過去。

    “那我預約一下你,大概排到下個星期五就到我了,那個時候見吧。”然而,對方只是平平淡淡地回了一句,完全是辦公務事的語氣。

    易無封:“……”為什么這個人對他的行程這么清楚?

    他瞇了瞇眼,突然想再次見見這個情敵。

    “明天有時間。”易無封在腦海里推掉了一個行程。

    *

    因為一直晾著系統,系統一面腦補一面瑟瑟發抖中,突然發給了樓昱一小段信息。

    上面還標注著,系統開的小小外掛,請保密。

    收到信息的樓昱:“……”

    一個虛擬的平面漂浮在空中,寫著:原劇情女主出事了,洛笑趕過去時出了車禍,生命垂危,易無封知道后就徹底黑化了。離洛笑出事時間還有一個小時,請注意。

    三個小時……

    系統,你大爺的。

    樓昱抿著唇,因為有案件,他提前結束了旅行,與洛笑也有幾天沒聯系了。

    甄慧婉走了過來,她習慣性地落在樓昱身上,秀眉一蹙。

    她發現樓昱居然是繃著臉的,面色帶著一絲凝重,還有著一絲不看察覺的擔憂,這表情是無論遇到什么樣的案件時都不曾出現過的。

    發生什么?

    甄慧婉不由得也緊張了起來。

    這時就見樓昱站了起來,目光淡淡地從她身上掃過,不帶任何感情,然后就插肩而過了。

    甄慧婉回頭,看著樓昱的背影,心中莫名地沉重了萬分。

    她精致的眉眼哪怕畫上了艷麗的妝,此時看起來也有些黯然了。

    這時,突然從旁邊遞過來一杯泡好的奶茶,甄慧婉一愣,抬頭就見到一個很燦爛的笑容。

    “喝杯奶茶,心情會好很多。”小五道。

    甄慧婉看著他半晌,接過了奶茶,“謝謝。”

    “不用跟我說謝謝。”小五道。

    他惹你傷心,那我就努力讓你開心好了,就算最后一無所得。5858xs.com
意甲积分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