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六章:不周山


本站公告

    “酒!--”瓦西里似乎是最聰明的那一個,率先領悟過來,趕緊奔上前去,撈起一捧,咕嘟嘟的灌進喉嚨里去。

    “呸呸呸”隨后他吐了出來,“媽的!來歷不明的液體,什么該死的味道也沒有。”

    托勒密信步走上前去,也同樣用手撈起一些液體放在舌尖之上品嘗一下,的確什么味道也沒有,但卻也沒有任何令人感到不適的味道,大概這就是水吧?這不過是從那個怪獸的口中噴出,才會讓人聯想起來倍感惡心。

    托勒密告訴亞歷山大的騎兵小隊,讓他們轉達他們一行人對他作為朋友關切的感激之情,并請他們先回去復命,稍后便能夠趕上目前距離并不遙遠的大部隊。

    斥候騎兵分隊的隊長再三向托勒密闡述了脫離大部隊和供給站后迷路的可怕后果,隨后帶領他的弟兄們背向他們而去。

    這時托勒密注意到一個小小細節,蜜雪兒將自己隨身攜帶的兩個牛皮水囊中的一個倒空,盛上了一些水洼中的液體,然后塞緊蓋子,小小翼翼的插回腰帶之上。

    這回當口,賈里奇斯驅趕著馬車才抵達現場,他氣喘吁吁的放下鞭子,幾乎快要癱倒在車上一般:“你們這些不靠譜的家伙,跑到這里玩什么野路子,我們已經完全被亞歷山大的部隊拋在后面了。”

    “完全不必著急,”托勒密示意大家不要緊張,“我們所花費的時間并不長,很容易趕上遠征軍的步兵軍團,即使日落之前不能實現,仍能根據方向找到最近的給養哨所,等待明天清晨在趕上部隊。”

    蜜雪兒蹲在地上,簡單地用馬鞭在沙土地上,畫著什么,隨后她站起身來,對大家鄭重的說道:“也許到了我們開始冒險的時候了,追趕亞歷山大的腳步并非困難之事,甚至我們不依靠大部隊,抵達東方的神秘國度也是可能的。”

    “天哪,寶貝這絕不可能!”賈里奇斯說道:“我們現在擁有什么?一輛馬車之上的曬干的二百個面餅,僅有的四匹雙峰駱駝的托運的八個水囊?這當然不夠我們生存所用的,也許我們還要在荒漠之中跋涉兩個月,甚至是半年。”

    “但你別忘了,我們還有慢慢一大桶最好的葡萄酒!”瓦西里搖搖晃晃地用手指著禿頭胖子的鼻子說道。

    賈里奇斯表示這家伙存粹瘋了。

    本多忠勝走上前一步,用手扶著綁住兩柄武士刀的角帶之上:“可怕的不是給養不足,迷路才是最為恐怖的事情,我無法想象自己不死在戰場,而是死在饑餓和干渴的恥辱上。”

    托勒密很驚訝蜜雪兒的反常舉動,卻又不好公開反對,只好走進她的耳邊,以只有二人能聽清的聲音問到:“你到底有什么打算。”

    她充滿神秘的看了他一眼,拍了拍腰間的水囊:“這水并不一般”,她充滿神秘的說道:“根據中國古籍《大荒西經》的記載:“西北海之外,大荒之隅,有山而不合,名曰不周。”也就是說在東方大陸的最西端,卻有一座傳說中的神秘高山,東方上古之神顓頊和水神共工曾在那里展開驚天大戰,戰爭的最后結果是共工敵不過顓頊,一怒之下乘坐自己的坐騎飛龍,一頭撞向不周山,導致天柱折,地維絕。西漢古書《淮南子·天文訓》更是詳細記載道:“天傾西北,故日月星辰移焉;地不滿東南,故水潦塵埃歸焉”。

    托勒密心中暗自驚訝,這個小小的西方血統的年輕女孩竟然如此熟知中國的古代文化,以至于竟能出口引章據典,不僅僅是令他汗顏,簡直是一本移動的人類百科全書。

    不待托勒密搜索枯腸,組織出幾句恭維的話,蜜雪兒徑自往下說道:“據說不周山乃是古代東方通往天界的唯一道路,被上古君主成為天柱,黃帝等都能夠憑借自己超人的體魄攀登至山巔之上,能與天神見面!天柱斷絕之后東方人猶如巴比倫大平原被毀滅的通天塔一樣,自此人類和神靈斷絕了來往,不得不墮入漫長的蠻荒和農耕時代。”

    “太玄了,有什么證據呢?”托勒密禁不住不適時宜的問道。

    蜜雪兒白了他一眼,哼了一聲:“克里特島的牛頭怪、興都庫什山上的雪人、剛才還在這里的螭龍,那一系列奇怪功能的寶貝,再加上那個幽靈般的巴松,這還不說明問題嗎?”

    托勒密狠狠跺了一下腳,早前自己只知道“歷史不過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并且如同看文學故事一般的看待東西方的古代神話,卻不知今天將面臨這些故事逐漸成為現實的重壓。

    “如果真有那些無比強大的高等生命的存在,那如螻蟻般弱小的人類將何去何從,會不會有朝一日面臨毀滅的風險呢?”托勒密的心中不由得升起一絲不寒而栗的不詳感覺。

    “那你想帶領我們尋找不周山的遺址,帶領我們去天界一游?”賈里奇斯問道。

    蜜雪兒笑了:“既然天柱斷絕,古人亦無法攀登,我們也是一樣,我的確試想去尋找不周山,但是卻出于另外的一個理由。”

    “共工被東方人奉為水神,它撞擊不周山身死,它遺骸應在不周山腳下,水作為一切生命之源,作為古神和水神的他身上應有某種元素,如果他恰巧沉在有一處泉水之底,那元素掛在水分子之上,會有什么神奇的效果呢?”

    她繼續用閃亮的眼睛環視著大家說道:“上古之神恐怕都生存了數十萬年,卻能保證不死,靠的是什么呢?”

    “你是說后來一統天下的秦始皇嬴政,遍訪四海去尋找的所謂仙藥,并非毫無依據嘍?”托勒密說。

    “老實說我也不能完全確定,但是我在大學選修的課程之一就是世界各個民族的神話和傳說的依據,當然那些理論都不過是后人的猜測和推斷,我一直在想,憑借現代人更加聰明才智和更加進化的大腦,為何不能夠再編出“特洛伊、奧德修斯、夸父追日這樣的精彩故事”呢?這些故事口口流傳,不知作者,是不是卻有歷史依據呢?”

    蜜雪兒的問話,托勒密回答不上,但卻仍然感覺到她的推斷過于夸張,正想再說些什么。

    之間她用手指指向瓦西里:“瞧瞧這個醉醺醺的家伙,以他的超大酒量只是飲了一捧無色無味的水,就醉成這個樣子。”

    托勒密再看那瓦西里,他搖搖晃晃幾乎已經站不住腳了,和一個酩酊大醉的酒鬼并無區別。

    “剛才的螭龍噴出的水?”

    “沒錯!你我只不過是舔了舔味道,稍多一點,恐怕也會變成這個樣子呢!”蜜雪兒不急不緩地說道。5858xs.com
意甲积分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