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2章 這肌肉你可滿意?


本站公告

    寫完日記之后,何宸風收拾好。看看時間,已經快十一點了,想著還是睡吧,于是鉆進了被窩。關燈之后,發現還是睡不著。想起了臨走時,姚亞男告訴他,說當初于采藍跟他分手時還遺憾了,說他穿衣顯瘦脫衣有肉的,可惜就拉一回手就分開了。

    何宸風一想到這個,心里就歡喜得不行。他心里琢磨著,那個小東西平時可注意分寸了,原來她也是有想法的嘛。不是他一個人在單相思就好。

    腦子里有些紛亂,到底是睡不著。他又把燈打開,看到衣柜上鑲的一面穿衣鏡,便將睡前穿著的那件白色棉背心脫掉,露出上半身,想著藍藍要是看到了不知道是否會滿意。

    他站起來,在穿衣鏡前打量著自己,然后將兩臂抬起,臂上立刻有幾塊肌肉凸出,然后又伸直胳膊,觀察著肌肉的情況,之后看看自己的胸肌和六塊腹肌,想著最近太忙有點疏于鍛煉了,該好好練練。

    他又想轉過去看看后背的情況,不小心踢到了凳子腿,發出了一點聲音。

    余剛睡前喝水喝多了,睡了一會想去廁所,可是一直不愛動。最后到底憋得不行,便打著哈欠挪到了衛生間。出來后,聽到何宸風的房間有聲音,便走過去敲了敲門,“大哥,你怎么了,這么晚了還沒睡啊?別太累了,注意休息啊。”

    屋里傳來何宸風的聲音:“啊,知道了,這就睡,大剛你也去睡吧。”

    等余剛拖沓的腳步聲走遠后,何宸風想想自己剛才的行為,也是覺得夠好笑,不過這樣的日子也挺美的。

    下午,徐老嘴里說的小許到中醫學院來了。于采藍便帶著他來到了院院五樓,找到顧雷后,顧雷給他把脈,最后說的話跟于采藍說的差不多。

    那小許自我介紹自己叫許繼祖,聽完顧雷的診斷意見后,許繼祖說道:“這小于跟顧大夫你說的差不多呢。”

    顧雷笑笑,說道:“其實你這個病小于就能看,她在醫學上是很有天分的,水平絕對不比我差。就是年齡小了點,怕你不放心,所以才把你介紹到這兒來。說實話,你這個病要是任其發展下去,真的有可能會發展到厥證,到時候行動不便,甚至生活上不能自理,真是后悔都來不及的。”

    許繼祖聽了,也暗地里抹了一把冷汗:“那真是太謝謝小于了,不然我可能還吃止疼片呢?”

    隨后他又問:“是不是頭疼時間長了都這樣啊?”

    顧雷那邊已經寫好處方,撕下來交給許繼祖,好讓他去劃價交款拿藥,聽到這句話,告訴他:“那不是的,頭疼有多種類型的,具體如何處置是需要面診的。”

    許繼祖又說了幾句感謝話,然后才跟于采藍一起走出診室。

    在走廊上,許繼祖站住,跟于采藍說道:“小于啊,下午,我跟徐老去見了那個何氏的何宸海,你要是不說,我還覺得這人挺有想法的。可是聽了你說的那些話啊,哎,就覺得這個年輕人吧,有些浮夸了。現在徐老那邊還在查,具體結果得等公司集體決議。不過得謝謝你提醒啊。”

    “那不用的,我既然知道這件事,告訴你們一聲應該的。我只求不誤導你們就行了。”

    “可是,小于,你在中醫學院上學,你怎么會知道何宸海的事呢?”許繼祖和徐老半路上說話時倆人提到了這事,都覺得挺奇怪的,于采藍的生活跟何宸海那樣的人不大可能有交集啊。

    于采藍笑笑:“我不認識他,不過我有熟人認識他。具體為什么,你們以后會知道的。”

    這件事,以后何宸風找到他們的時候,該說的時候自然會說,倒不用她在這個時候提前說出來了。

    許繼祖在社會上廝混多年,知道有些話,人家不想說就不要問了,便跟于采藍告別走了。

    于采藍又去找了一趟鄭教授,得知何老太太的病有望治好這才放心。

    卻說那天何菁菁跟于采藍在包間里吵完架之后,被幾個同伴勸了半天,才略微平靜了一些,本來想著晚上回家了跟爸媽告一狀。于采藍竟然敢這么說,她一定得跟她爸媽說說,讓他們想想主意,好收拾收拾那個嘴損的。

    可是她回家之后,發現她媽媽心神不安地在客廳里坐著,不知道是出了什么事情。她剛想要跟她媽媽說話,電話鈴響了,就見吳玉蓮立刻拿起聽筒,好象一直在等著這電話一樣,可是那邊一說話,吳玉蓮就泄氣了,放下電話還坐在那兒不動。

    何菁菁很奇怪,也顧不上說于采藍的事,問吳玉蓮:“媽,你干嘛呢?等人電話嗎?剛才誰來的電話呀?”

    “啊,沒誰,打錯的。我不等電話,我就是乏了,坐會兒,菁菁呀,媽媽心情不太好,你讓媽媽先靜會好嗎。”

    吳玉蓮都把話說到這份上了,就差明著說:“我心情不好,讓我自己呆會,你奏凱。”

    這些天,吳玉蓮沒少跟她念叨,讓她別像以前那樣亂花錢,總是逛街玩樂,最好是想想要做什么,然后給她安排個工作。因為這個母女倆這些天的關系有點緊張。

    而今天之所以吵起來,也是因為她何菁菁開始說話時不慎重引起來的。何菁菁想,如果她把這事兒跟爸媽說了,爸媽除了生于采藍的氣,肯定也會埋怨她不懂事不會說話,以至于惹出這些風波來的。

    何況爸媽最近的心情都不大好,她就更不想說了。因此她歇了剛回來時的心思,回房間待著去了。

    何宸海跟何茂林整夜都沒回來,吳玉蓮罕見地沒有打電話去問。這個時候,她巴不得家里除了她,一個人都沒有,怎么會主動打電話呢。

    何茂林此時正在一個茶館里跟一個中年發福的男人面對面坐著。何茂林陪著小心,說道:“老焦啊,給你添麻煩了啊,你能不能告訴我,就是宸海那批貨,能不能有什么好點的辦法?”

    “老何啊,咱們這么多年的來往了,這件事,我給你交個底,不好辦哪。你就找我也沒用。怪只怪你家宸海膽子太大,心貪了點啊。”

    何茂林也是后來才知道何宸海讓人把那批進口家電的報關單上的價格都報低了。如果認真計較的話,其實已經涉嫌走私。當時何茂林也是驚出了一身冷汗,他萬萬沒想到,那個在他面前一貫懂事有分寸的兒子竟會這么做。他可真沒看出來啊。5858xs.com
意甲积分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