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越洋電話


本站公告

    天空下起了小雨,細雨綿綿,落地起霧。

    韓文靜早就安排好了車輛,并且訂好了酒店,此時一行三人正坐著車,前往酒店的路上,文森本想去見柳雯月,但這種天氣不適合。

    虎哥安靜的坐在副駕駛上,開車的是個年輕的小伙子,是酒店的司機,虎哥的氣勢,嚇到他了,讓他不自覺的面色嚴肅。

    文森坐在車后,看著車外的雨景。

    對于寧城,文森并沒有相關的記憶,但同為南方城市,和記憶里相比,無疑繁華熱鬧了很多,漫天都是高樓大廈,寬敞的馬路……

    十年時間,足夠改變很多很多。

    想到柳雯月生活在這個城市里,文森突然理解了顧銅,或許對王海隱瞞真相,是最好的選擇。

    王海是海外的利刃,如果他不夠鋒利,受傷的是手,而手受傷,最終受到傷害的還是柳雯月。

    何況,就算王海知道,又能怎么做呢?

    和柳雯月相認?且不說柳雯月是否原諒他,就算王海回來了,能給柳雯月一個完整又安穩的家嗎?

    還不如眼下,至少柳雯月在柳家活的很安逸,她可以享受自己的青春時光,不必有任何的生活壓力。

    文森對此感同身受,設身處地的想,王海和柳雯月一起生活,肯定會面臨諸多問題,就算他和卡麗一起生活這么久,也免不了爭吵呢!或許,在這件事上,誰都沒有錯。

    顧銅沒錯,他面對國家利益面前,作出了最佳的選擇。

    王海沒錯,他為國捐軀,舍家為國,是個英雄。

    柳雯月也沒錯,她根本什么都不知道,就算她怨恨親生父親也沒怨恨錯,畢竟是王海-王洛北辜負了娘兩。

    或許,錯的只有王光年。

    這位老人,臨終前,用一道遺囑,讓王海走上了這條道路,如果時間能重來,他沒來得及說這句話,那么或許又是另外一個結局。

    “你在想什么?”韓文靜輕聲問道。

    “沒什么,”文森回醒過來,“寧城有什么好玩的嗎?”

    “寧城好玩的可多了……”前面的年輕司機忍不住開口,卻被虎哥瞪了一眼,頓時把剩下的話給吞了進去。

    “沒事,虎哥,別把人嚇著了!”文森笑道。

    年輕的司機,露出了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容,而后給文森介紹寧城的風景,山山水水,古街老巷,樂場玩鬧,一個不缺。

    文森看起來很認真在聽,但韓文靜卻知道,他在走神。

    作為蘇一洋安插在關鍵位置的韓文靜,最厲害的就是察言觀色,清冷的外表,讓旁人不敢直視,她卻能不動聲色的暗中觀察,并且用心理學去不斷的分析人物的心理。

    這些天跟在文森身邊,怎么說呢!韓文靜覺得文森非常的矛盾,最簡單的選擇問題上,有時候他會非常的堅決,有時候猶豫不定。

    甚至有時候會露出無比成熟,無比狡詐的一面,但在平常的時候,又嬉皮笑臉,看起來非常的單純。

    不可否認的是,文森身上有一種獨特的魅力,或許剛開始你會忽視他,但相處的久了,會逐漸的被吸引,甚至忍不住去探尋。

    時間,就在年輕的司機滔滔不絕的介紹本地風景森臉上看不到半點不耐煩,韓文靜表示佩服,反正她是受不了,直接戴上了耳機,聽著音樂,看著雨滴拍打窗口,而后發呆。

    因為是按照最高標準來安排文森的出行,所以抵達酒店的時候,不僅門口站了兩排服務員鞠躬行禮,甚至酒店大堂經理都親自出來撐傘,為文森開門。

    過嗎?

    有點,但這是蘇一洋的酒店,而寧城比不上杭城,只是個靜以總部的名義打了電話,酒店方面也和總部溝通過了。

    于是,就有這一排場。

    文森很給面子的沒有說話,挺直了腰背,手指插入口袋,淡淡的掃了一眼經理,用霸道總裁的步伐,向前邁進。

    身后自然有人為韓文靜撐傘,而虎哥則冒著雨去拿行李,三人的行李一直都是他負責運送,不會交給任何人,尤其是文森的行李。

    這是文森特意囑咐的,因為行李箱中有迷你魔方。

    “下次不必弄這種浮華的場面,”文森走進大堂,停止腳步,淡淡的說道,“我只是普通的客人,而對你們來說,場面和排場并不總要,重要的是真心的笑容和真誠的服務。”

    “您說的是,我們會改進的!”酒店大堂經理訕笑道。

    “我隨口說的,你也不要介意,”文森道,“房間準備好了?”

    “準備好了,我帶您過去!”酒店大廳經理上前一步。

    “不必了,”文森揮手道,“準備午餐吧!一小時后送上來!”

    “好!”

    三人和一位女服務員進入點頭,準備入住總統套房。

    ……

    金道振比文森要晚兩個小時出發,而從棒子國到寧城,還需要兩趟轉機,所以抵達寧城的時候,已經是下午了。

    雨一直下個不停,他并沒有著急行動,而是找了一個小旅館住下,寧城是個旅游城市,棒子國的旅游公司也有不少。

    所以,他并沒有感到困難,草草的吃了一點東西之后,他就找來寧城的地圖,默默的找出目標所在的區域。

    魔眼的刺殺任務,報酬豐富,但完成難度也不小。

    和一般的以刺殺為手段,制造恐怖為目的的任務不同,魔眼的整體風格,就是要讓目標看起來死于意外。

    看起來像是多此一舉,甚至給殺手們增加了任務難度,但其實無論是對魔眼還是對目標所在的國家都有好處。

    至少,死于意外,不至于引起注意。

    也因為遵循這個原則,魔眼這幾年才發展迅速,并且成為許多公司甚至是小國家勢力的第一選擇。

    金道振自然也要遵循這個任務準則,因為如果出了麻煩,引起國家調查,會影響金道振的業績評估。

    誰接了什么任務,任務完成如何,有沒有造成什么影響,這些全都能調查到,畢竟魔眼是個體制健全并且發展成熟的組織。

    如果影響業績評估,那么最直觀的體現,就是罰錢。

    魔眼組織會擺平任務之后的影響,但付出的越多,殺手需要付出的金錢就越多,而最重要的是,這種失誤一旦多了,那么以后的刺殺任務,能不能接到還是一個未知數。

    所以,金道振對此次任務慎之又慎。

    業績當然是一方面,更重要的原因是,這里是華國。

    這個保守又開放的國家,因為棒子國的地理原因,他了解不少,畢竟漢城也有華國人,知道華國的一些情況。

    總而言之,想要完成任務,必須浪費一些腦細胞了。

    ……

    本來是細雨連綿,但一整天過去了,不僅沒能停止,反而越下越大,竟然有了暴雨傾盆的事態。

    本來著急見到柳雯月的文森,反而不怎么著急了,他留在了酒店里,和虎哥一起打電動,而韓文靜則拿著筆記本電腦,像模像樣的工作,實際上是在看電影。

    一直到傍晚,文森才結束了玩鬧。

    這個時候,他接到了一道越洋電話,電話那頭是老喬。

    “外公!”文森站在落地窗前道。

    “去華國的事情,為什么沒告訴我?”老喬有些生氣。

    “只是辦點私事,”文森輕笑道,“有弗蘭奇叔叔安排,您還擔心我的安全嗎?不告訴你,也是怕你胡思亂想!”

    “臭小子!”老喬笑罵一句。

    “您的身體還好吧?吉恩怎么樣?”文森道。

    “都不錯,我和吉恩正準備出發去海釣,”老喬道,“老實和我說,文森,你去華國,是不是去調查你父親的事情?”

    文森心里一動,開口道,“您知道些什么嗎?”

    “知道的不多!”老喬道,“他在華國沒有什么親戚,當初之所以來紐約,并且不回國,是有其他的苦衷!文森,有些事情,你不必知道,而且不必去探尋,不僅沒有必要,還因為可能會受傷!”

    “那畢竟是我的父親!”文森淡然道。

    “我知道阻止不了你!”老喬輕聲嘆道,“我打這個電話,是想讓你小心一個華國人,這個人很危險,你父親曾經讓我們遠離他!”

    “林清書?”文森開口問道。

    這很好猜,能讓施內特一家都認識的華國人,還是父親口中的人,只有這么一位,凱瑟琳·吉伯特和王海因為身份問題可以排除。

    “不錯!”老喬電話里道,“這個人很危險,我甚至懷疑,你父親的死,和他都有關系,你明白我的意思嗎?”

    “我知道,”文森點頭,“我會保護好自己的,您放心!”

    “小心這個人,他的話不可信!”老喬再三囑咐。

    文森掛了電話,握著手機,站在落地窗前發了好一會呆。

    在這種時候,老喬治打這個電話過來,到底是什么意思?小心林清書?這個人還有可能是父親死亡的元兇?

    文森雙目冰冷,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他不介意為父報仇。

    他明白老喬治的意思,讓他小心林清書,最好不要過多的接觸,這當然是為他好,但恩怨情仇,有時候說不清楚,該動手的時候,文森從來都不猶豫。8)

    </br>5858xs.com
意甲积分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