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七章 第六天魔王 織田信長


本站公告

    杜芝華一馬當先,向通道前沖去,同時在骷髏群中制造出一條寬六尺的通道,他只管開路,其他人分為兩隊,一左一右跟在他身后,招架來自兩旁骷髏的攻擊。

    那些骷髏動作靈活,甚至比活人更加靈敏,且無論力量還是速度,都比活人強了一籌。

    當然,其對比對象只是普通人,面對這群武林高手,自然是造不成什么重大威脅的。

    況且這些骷髏還只是一盤散沙,各自為戰,根本沒有形成什么戰陣,威脅再降一籌。

    不過想想就明白,這些骷髏雖然生前都是武士或士兵,但它們并非同一支軍隊,甚至都不是一個時代。

    一行九人很快就沖進了那條通道,進入通道后,由杜芝華一夫當關,孫晉龍則是開始布置阻擋骷髏兵的陣法。

    只見孫晉龍雙手連揮,整整十張紫符按一定規律貼在了通道兩壁,隨即孫晉龍腳踏罡步,口中念念有詞。

    “奉請玉皇大帝尊,一斷天瘟路、二斷地瘟門、三斷人有路、四斷鬼無門、五斷瘟路、六斷陰兵路、七斷邪師路、八斷災瘟五廟神、九斷巫師邪教路、十斷吾師有路行……”

    “自從帝尊斷過后,人來有路,一切邪師邪法鬼無門,若有青臉紅面人來使法,踏在天羅地網不容情,謹請南斗六星、北斗七星,吾奉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孫晉龍誦咒完畢,劍指對著通道一指,喝道:“起。”

    “嗡”

    十張紫符齊齊發出濃郁的毫光,通道之中,憑空浮起一層紫氣氤氳的光膜,如通道中多了一道光門般。

    “團長,撤。”

    聽了孫晉龍的話,杜芝華再度揮出一道劍氣,將沖進通道的骷髏拆散一片,隨即雙腳蹬地,毫無阻礙的飛身退入了那道光門之中。

    而緊跟著沖過來的骷髏兵,在接近光門三尺之處時,光門紫光大放。

    眾人法眼中,只見那些骷髏胸前的幽綠魂火被紫光一照,頓時熄滅,同時熄滅的,還有骷髏雙眼之中的綠光,隨即那些骷髏就直接散架了。

    眾人松了口氣,在杜芝華的帶領下,往通道內疾速沖了下去,拐過幾道彎,一股惡臭忽然撲鼻而來。

    “這是什么味道,好惡心。”

    眾人眉頭微皺,紛紛屏住呼吸,孫晉龍面色微沉,道:“死人的味道,大家當心,這里的陰陽師即能召喚骷髏作戰,那么里面召喚出來的東西,一定更加不簡單。”

    走完狹長的通道,眾人來到一個開闊的大廳,與外面的泥土山洞不同,這是一間巨大的石室。

    天然的石壁被鑿成三層,一二層相距不高,但第三層卻是一個將近十米的高臺,不知道是用什么當的照明,整個空間亮著幽綠色光芒。

    在看清通往高臺的階梯是由什么建成的后,眾人臉色變得萬分陰沉,“媽蛋,果然是日本鬼子,真特么變態,世上怎么會有這種垃圾?”

    只見整條階梯都是由人骨所建成,就連臺階的邊緣也是用人的臂骨或是腿骨裝飾,以這臺階的規模,這里少說也用了上千人的骸骨搭建。

    只是讓眾人奇怪的是,這里似乎是這個山洞的盡頭了,卻沒有見到敵人,孫晉龍靈識散發而出,隨即便將目光投向了大廳右上角的一塊凸出小石臺處。

    孫晉龍兩眼微瞇,手一翻,兩張紫符已夾在指縫間。

    “咚”

    一聲不知從何而來的鼓聲,讓眾人心下一跳,警惕的看著四周,內力蓄勢待發。

    “咚咚”

    第二通鼓響起,那白骨高臺上浮現出一道虛幻的身影,并緩緩凝實,片刻之后,一道身穿日本戰國具足的身影徹底由虛轉實。

    它渾身籠罩在濃郁的黑氣中,只有雙眼之處透過黑氣冒出兩道猩紅的光芒,手中握著一把狹長武士刀,一步步順著白骨階梯往下走來。

    “咚咚咚咚……”

    第三通鼓連綿響起,這種鼓聲,讓眾人想到了古代戰陣之上的戰鼓,伴隨著鼓聲,地面起了變化,一具具身著戰國時士兵盔甲的骷髏兵從地里慢慢爬了出來。

    它們身上的黑氣比之外面的骷髏不知道濃郁了多少,手中握著超過四米的長矛,一部分立于前方的,手中則是武士刀。

    雖然它們身上的盔甲都已經破爛,手中兵器也銹跡斑斑的,但那股氣勢,卻絲毫也不比真正的人類大軍來得差。

    “赫郝陰陽,日出東方,敕收此符,掃盡不祥,急急如律令……敕。”

    孫晉龍口中疾速誦咒,雙手對著右上方小石臺一揮,兩張紫符轟的一聲燃燒開來,在半空化作了兩團放射著刺目光芒,宛若兩顆小太陽的光球。

    “言靈·御。”

    虛空之中,一聲輕喝,一道赤紅結界突兀的在那小石臺前張開。

    “轟轟”

    兩聲爆響,石室之中微微晃了晃,孫晉龍兩道紫符轟上去,將結界打散,紫符的威力卻也被抵消。

    “桀桀桀桀……”

    猙獰的笑聲中,四名黑袍怪人出現在了小石臺上,他們體形干枯,黑色長袍牢牢遮住了他們的一切,就連面目都看不清楚。

    唯一能看清的,只有一雙雙幽綠的眼睛,那幽綠的雙眼中,散發著無盡殺機。

    孫晉龍兩眼瞇了起來,沉聲道:“三個陰陽天師,一個陰陽靈王,想不到,你們如此重視這個地方,那么這里,一定藏著三神器之首的天叢云劍了。”

    “呼呼呼……”

    便在四名陰陽師出現的瞬間,呼嘯的陰風憑空而起,整個石室中的幽綠光芒都為之一暗,取而代之的是無邊的黑暗,和那徹骨的陰寒。

    “桀桀桀桀……支那道術,果然厲害,不枉我召喚出第六天魔王來,能闖入這里,已經證明了你們的實力,可惜,你們也將成為織田大人的刀下亡魂。”

    為首那名陰陽靈王猙獰的笑著,干枯的身體在那不男不女的笑聲中不斷抖動,讓人不禁毛骨悚然。

    孫晉龍看向那身穿具足的高大身影,冷笑道:“我還以為是誰呢!原來是日本戰國史上最不要臉,死得最難看的織田信長。”

    “這種垃圾你也好意思把他召出來?趁早收了他吧!把你們的天照大嬸叫出來還差不多。”5858xs.com
意甲积分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