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68章 十一年


本站公告

    (第1/1頁)

    感受到體內重新煥的生機,6小天長長地出了口氣,血液將體內的生機,力量連接在一起。后來被入體的玄冰之力所封凍。就連那覺醒不久的血之真意,也隨著血液的凝固,肉身的冰凍而消沉。

    與其說是喚醒,壯大體內的血之真意,還不如說是自己的求生欲。自駱清在冰窟內香消玉殞之后,6小天心底便陷入迷茫。駱清知道了自己想要的,知道了比她自己修煉更為重要的東西。不惜自毀道基

    駱清的死,一度讓6小天的念頭動搖,反思自己修煉的意義所在。這種動搖在平時不會意識到。甚至不出現危機的情況下,動搖會逐漸變得堅定。

    只是眼下的危機來得太快,這種破綻便在危機中被無限放大了。無論是對于凡夫俗子,還是修仙之人,一時的挫折并不可怕,真正可怕的是信念的動搖,如果連自己的求生欲都動搖了,又如何能讓身體在遭遇強敵的情況下本能的抵擋外在的入侵?

    當這個念頭再次變得堅定,一股新生的力量便會在頹喪中破土而出,而這股信念也會迅地漫延開去,最終化為體內逐漸壯大的血之真意,開始不斷地沖擊被封凍的身體。

    體內的寒冰之力依舊強大,可那股求生欲卻不再消沉,迷茫。被喚醒的血之真意也重新充滿了斗志。一些封凍得不那么嚴重的區域開始沖破束縛。由之前的散兵流勇開始變成娟娟細流匯聚到一起。在體內能流動的地方緩緩流轉,血罡之力中蘊含的龍元之力也開始形成共鳴。一絲絲龍元從中丹田流轉出來,與血罡之力合流,在不斷地流動中合為一體。

    血罡之力沖開了不少地方,可流轉過后,又有些區域會被重新封凍起來。畢竟此時只是血罡之力覺醒了一部分,但體內的寒冰之力并未消退。只是血罡之力壯大了,但壯大畢竟是有限度的。只是將寒冰之力逼退了部分,短時間內難以更進一步了。

    隨著身體部分區域解封。甚至有些經脈內流轉的法力也被解封出來,只是相對血罡之力要少了許多。

    “看來哪怕是重新覺醒了血之真意,暫時也無法完全解決體內的寒冰之力。”反復嘗試多次之后,6小天得出這樣的結論。以前還筑基期時,面對實力強勁的綠甲骷髏,6小天動用了雷萬天給的雷珠才勉強脫身,可雷珠爆炸強大的雷電之力入體,6小天遇到了池琳,也是在世俗間收的第一個弟子,在池琳爺孫的馬場養了數年才將體內的雷電之力消除。自身的法力精純程度也得到了長足的長勁。后來初入靈墟秘境,與三蛇妖碧瓊的驚天一戰中,被碧瓊妖息傷體,動用梵羅真火才將碧瓊妖息堵住。后來修煉出飄渺劍胎,逐漸斬滅了體內的碧瓊妖息。

    而這次入體的是玄冰之力,比起往日不可同日而語,哪怕是在6小天體內,似乎帶著一股自我恢復之力。并非6小天之前認為體內的寒冰之力是無本之源。這玄冰之力中似乎蘊含著一股若有若無的道韻。能自動吸納體外的冰系靈力。

    6小天此時運轉血罡之力沖散一部分,過些時日,還是能自動恢復一部分,如果不管不顧,6小天遲早逃不過被徹底冰殺的下場,現在已經打通了與龍元的聯系,至少將這個時間往后推遲了很多。

    “也許真如龍獅所說,領悟了冰之真意,將這玄冰之力煉化,化歸己用,也許能解除眼前的困境。”6小天心里得出這個結論。

    雖然暫時沒能從根本上解決問題,總歸是能喘口氣了。6小天緩緩睜開雙眼,一股熟悉的幽香鉆入鼻孔內,6小天臉上不由有些錯鄂,這股熟悉的清香并不是項傾城的,竟然是羅屏兒。

    6小天原本以為自己聞錯了,眼神掃到對方魅惑的臉龐上,除了羅屏兒還有誰。

    “夫君,你醒了!”羅屏兒原本倚在床邊,忽然感應到有人在看自己,睜開眼一看,現是6小天,頓時滿臉喜色,喜色中又帶著幾分難以置信“夫君,你真的醒了,太好了?我這便通知玉心公主。”

    “你怎么在這里?”6小天詫異地道。

    “夫君,嚇死屏兒了,屏兒還以為你會一直睡下去。”反應過來的羅屏兒忽然抱住6小天嗚咽起來。

    “沒事了。”6小天抬手拍了拍羅屏兒后背。

    “真的沒事了?”羅屏兒淚眼朦朧地看著6小天道。

    “暫時沒事了吧。”6小天苦笑一聲,也沒辦法給羅屏兒肯定的回復,確切的來說,體內的玄冰之力只能算是暫時壓制了。如果完全煉化龍元,是可以壓制住玄冰之力的。只是此時他始終只能沖開一部分血罡之力與法力,單靠這極少的一部分血罡之力煉化龍元,度極慢,未必能趕得上體內玄冰之力的恢復度。

    “東方....”“胡子叔!”“師傅!”“小弟弟!”“6先生!”“6兄弟!”

    沒過多久,一道靚麗的身影出現后,其他一大群人項傾城,魚小喬,項華,6無雙,喬藍,牛昆,嚴小玉,禾虎相繼擁入。

    項傾城在門口處怔怔地看著6小天,兩行清滾滾而下。

    6小天手撐著床榻想要坐起來,撐到一半,身體乏力,又躺了回去。此時他也只恢復了對身體的部分控制。煉化了龍元的血罡之力在周身流轉。流轉到腿部時,腿部便有知覺,從腿部流轉到手時,手便有知覺。相對的,其他地方也會迅被封凍住。不過終歸是有了部分行動之力。

    “東方,你到底是怎么了?”項傾城心慌地飛掠過來。與羅屏兒一左一右地扶著6小天,眼里滿是驚慌之意。

    “那玄冰之力比我想象中的要厲害一些,怎么,看你們的樣子,我昏迷很久了嗎?”6小天笑道。

    “胡子叔,你都昏迷十一年了。”魚小喬嗚嗚哭道。

    “是啊,天哥,你把大家都嚇壞了。”禾虎一臉憨厚地想要靠近,不過看到羅屏兒與項傾城,又很懂事的與眾人站到了一起,禾虎離開當初秦族的領地,到現在,已經喜歡了這里的生活,這里的人任他平時調皮搗蛋,也沒有誰會去說他,他雖仍是孩童心性,卻能感受到項傾城,6無雙這些人并沒有以前在族內時的那些厭煩和不耐。呆的時間一久,禾虎便將這些人都當成了自己的親人和可以信賴的朋友。

    閱讀網址:m.5858xs.com
意甲积分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