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3 栽赃


本站公告

    大半年的时间,足够她将整个池月居拿捏在了自己手中,如若她愿意,池月居飞得进雀鸟,可若她不愿,池月居中也绝对飞不出一只苍蝇。



    不只池月居,就是整个靖安侯府,无需她开口,也自有人将消息报到她耳?#23567;?/p>

    他这流响院自然也不例外。



    只是,这样的事情,他们一直是心照不宣。



    她并非想要窥探什么,只是自保的手段罢了。他一直都知道,却也从未置喙过,她一直以为,至少这一点上,他是赞同她的。



    他说过,会护着她。可是,这内宅,是她的战场,他护她,又能护她到几时?她一直以为,这件事,是他们之间没有言说的默契,是他们的共识,可是,直到今天,她才发觉,好像不是?



    裴锦箬的?#30446;諑月?#26377;些发堵,望着他,并不言语。



    燕崇似有些烦躁,抬手扶了扶额头,默了片刻,没有再说那婆子的事儿,转而将?#30452;?#30340;一个物件,朝裴锦箬递了过去,“你先看看这个。”



    裴锦箬接过来一看,皱起了眉心。



    那是一张?#19968;?#31546;,笺上写了两句诗,摘自曹子建的明月上高楼:愿为西南风,长逝入君?#22330;?#21531;怀良不开,贱妾当何依。



    下面还有一小段批注:自此后,当真侯门深深,萧郎路人,咫尺天涯。望君珍重,寥慰相思。



    那字迹异常熟悉,簪花小楷整齐秀洁,正是她自己的字迹,甚至有泪?#25112;?#26579;笺纸,将那墨迹晕开了一小团。



    裴锦箬的嘴角轻轻勾起,满是嘲弄,“是因为这个?你信了?”



    “你说什么胡话?我信了,我信什么?我又不是傻子,你看看那些字迹,呆板得厉害,都说字如其人,你要真有那么端庄规矩,还是你吗?再说了,你要写情诗,怕也不会用这个字迹了。”燕崇听罢,却是脸色铁青,扬高嗓音便是噼里啪啦甩出一长串的话。旁人不知道她惯用什么字迹,他还不知道吗?



    方才只觉?#30446;?#22581;得慌,听了他这句话,心里没舒坦多少,鼻头反而跟着一酸,一滴眼泪便是滚落了下来,她抬手一抹,便是红着眼道,“我要给旁人写情诗,为何要用你的字迹?自然是最好跟你没有半点儿牵扯的才好。”



    这自然是气话,可是,哪怕明知是气话,燕崇还是听得?#30446;?#19968;噎。



    只是以己度人,望着裴锦箬微红的眼,他思及自己方才的态度,目下微微一黯,连连深呼吸了几下,总算稍稍平复了心绪,“对不起,绾绾。我方才不是那个意思......我承认,我有一瞬的嫉妒,但也只是一瞬,我?#20154;?#37117;清楚,这是栽赃,你与季岚庭之间什么都没?#23567;!?/p>

    关于这点,燕崇还是有信心的,她的心里若是有别人,不用说,他也能感觉得到。



    在夫妻关系中,她不是那?#32622;?#26126;?#38405;?#26080;心,还能?#38405;?#27627;无保留的人。



    如她自己所言,她若心里有旁人,绝不会放任他对她这样那样。



    只是,再多的理智都清楚,那不是真的,又如何?有那么一瞬间,他的理?#29301;?#36824;是被情感和嫉妒的?#26197;恚?#36974;盖了。



    好在,他最终没有迷失自己。



    “我生气......只是气我自己,还有,气这莫名其妙的一切......可笑的是,我自以为聪明,却没有想到......那时,你与我说时,?#19968;?#24819;都没想,就说你是胡思乱想,说不可能,没有想到......”燕崇说到此处,已是苦笑起来。



    裴锦箬此时的心绪,反倒稍稍平复了些。“现在,你相信了?”



    燕崇苦笑,不信,还能如何?



    如今的池月居,已是铁板一块儿,旁人想要插手,几乎是不可能,而,画屏又是个稳妥的。裴锦箬的手稿外人几乎是瞧不见的,要么,就要往博文馆去寻。



    可裴锦箬离开博文馆时间已经不短,她喜爱练字,这笔力自然会?#25112;?#22686;长。



    既然栽赃的人,是要栽赃她这么一个罪名,自然就要用她最近的字迹,所以,剩下的,便只有她之前抄写的佛经了。



    对比那有些呆板的字迹,也确实更像是抄写的佛经。



    哪怕是同样的簪花小楷,在写佛经与情诗时,运笔间,?#19981;?#26377;细微的差别。



    这可能瞒得过旁人,可燕崇,却是北镇抚司昭狱中刑讯调查的好手,这样的细微,也逃不过他的眼睛。



    当然了,也不能说这个局做得拙劣,毕竟,有个词叫关心则乱。这个局,最要紧的关键就在燕崇身上,事关裴锦箬,一个男?#35828;?#22930;忌心,便是蒙蔽一切的最好利器。



    何况,这个男人,还是个倨傲的性子。若先入为主的信了,他只怕根本容不得申辩。



    若非,她一早便提醒过他,府中怕是有人要作妖,若非,他了解她,知道她真正惯常用的,正是那手与他如出一辙的字体,若非……



    今日这个局,未必就不能成。



    “可是……为什么?”燕崇哑着嗓,难以置信过后,便是满心的不解。



    她哪里知道为什么?本以为,燕崇该知道些什么才是,如今看来......不然。她目下闪了两闪,“许就是见不得旁人好吧!”



    这话却是引得燕崇皱眉看向他。



    裴锦箬心里本就不得劲儿,如今见他这个眼神,更是气不打一处来,怎么,就准旁人做得,她就说不得?



    “反正,这笺子不是我写的。为什么出现在这里,我也不感兴趣。既然,世子爷该问的,都问完了,我是不是可以走了?”



    这语调的转变,燕崇如何听不出来,当下便是忙道,“绾绾,你别这样。我只是......你别生气。”



    “我没有生气,也不敢生世子爷的气。世子爷真的问完了吧?”裴锦箬语调平平,又道。



    燕崇住了嘴,望着她,几次翕动嘴唇,却最终什么也没能说出。



    裴锦箬却好似从他的沉默中听到了回答一般,点?#35828;?#22836;,而后,便是蹲身敛衽道,“如此,妾身便先告退了。”



    妾身?这还是她头一回在他面前这般自称。



    燕崇心一慌,下意识地便是起身,跟着她迈开步子。



    谁知,裴锦箬却是停了步,转头对他道,“世子爷今日还是就在这流响院歇吧!妾身身上不方便,怕是伺候不了。”说罢,也不看燕崇是何?#20174;Γ?#20415;是?#36466;月?#24320;了步子。



    燕崇在她身后,却是傻了眼。

5858xs.com
意甲积分榜
北京快乐8大小单双技巧 中特公式规律 福建31选7复式计算表基本投注 中国足彩网上哪里看奖金 3d试机号口诀 黑龙江彩票q62开奖查询 35选7开奖号码 马经图平码一肖 北京十一选五今天开奖结果 金沙娱乐场骰宝打不开 双色球重号走势图表 贵州快3基本走势带坐标 拼搏在线彩票网 ag真人软件 云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今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