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6章 关心则乱


本站公告

    电车站附近有一家书店,汪学霖有这个习惯,因为天气太冷,等车的时候,他都会到书店待一会。

    今天也不例外,他买了一份报纸,坐在书店靠窗的长椅上消磨时间。

    王新蕊的身影从书店门前经过,快步穿过马路,上了一辆停在路边的黑色轿车。

    若是在以前,即使看到这个情形,汪学霖也不会太在意,没必要牵扯太多不相干的事。

    现在不同了,对王新蕊的好感与?#31449;?#22686;,所谓关心则乱,自然是难免更加关注。

    几分钟后,刀条男子脸出现在视线里,他四处看了看,走到轿车旁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过了一会,轿车随即疾驰而去。

    这是怎么回事?

    他们本来就认识?

    这就是说,刀条脸出现在红宝石咖啡馆并非偶然,他们是约在那见面,王新蕊是利用自己打掩护?

    普通人不会用这种方式见面,只有间谍才需要偷偷摸摸的掩人耳目!

    想起于择水在审讯室说的那番话,汪学霖心里疑云顿生,难道汪新蕊就是情报员百合?

    这实在太令人震惊了!

    每天朝夕相处的女特务,竟然也是地下党的潜伏人员?

    换位思考,好像也没必要大惊小怪,自己也潜伏在军统内部,对别人来说,同样会觉得不可?#23478;欏?br />
    种种迹象表明,当天在红宝石咖啡馆,王新蕊和刀条脸接上头,今天应该属于正式碰面!

    回到家中,汪学霖心绪依然难以平静,他既感到意外又感到高兴,如果王新蕊是自己同志,两人之间的交往就不存在任何?#20064;?br />
    房门一响,汪学霐推门走了进来,说道:“大哥,下班了?”

    汪学霖皱了皱?#36857;?#35828;道:“进门之前要敲门,这是最起码礼貌!”

    汪学霐笑嘻嘻的说道:“又不是外人,敲啥门。”

    汪学霖:“二宝,你现在也算独当一面了,更应该注意这类小节!”

    汪学霐不以为然的说道:“现在的人都不拘小节,你还让我注意小节……”

    汪学霖正色说道:“你告诉我,做生意什么最重要?”

    汪学霐想了一下,说道:“那还用?#20107;錚?#24403;然是赚钱最重要!”

    “错!是诚信和人品!尤其是后者,会让人?#38405;?#20135;生信赖感,这才是长久的经营之道!”

    “大哥,这些话要是让童潼听见,准会说你小题大做。”

    “要我?#31383;。?#20320;就是受她的影响,才会变得越来越没规矩!”

    汪学霐一本正经的鞠了一躬,说道:“大哥,我错了,以后一定改!”

    说完这句话,他坐下来说道:?#29677;齲?#22823;哥,你说童潼是不是?#19981;?#19978;姜新禹了?”

    “?#20063;?#30693;道。”汪学霖脱下外套,随手挂在衣帽挂上。

    汪学霐自己分析着说道:“一个姑娘家,住在一个单身男人家里,死活不肯走,一定是这么回事!”

    “爹回来了吗?”

    “早就回来了,在书房呢……哎呀,?#20063;?#28857;忘了,爹让我来?#24515;悖?#35828;是有事找你谈!”

    “二宝,你是真行,让爹等了这么长时间!”汪学霖起身走了出去。

    汪学霐跟在后面,一迭声的嘱咐道:“大哥,千万别说我忘了,你就说你刚回来……”

    …………

    书房内。

    汪敬昮正在书桌前挥毫泼墨,一幅龙飞凤舞的满江红,看上去颇有几分王羲之的神韵。

    汪学霖轻轻敲了两下门,迈步走了进来,站在父亲身后没有打扰。

    汪敬昮把毛笔搁在砚台上,欣赏了一会自己的书法,说道:“现如今,粗布需求很大,驻军各部都在采购,你的事不太好办啊。”

    汪学霖:“爹,一点办法也没?#26032;穡俊?br />
    汪敬昮看了看他,说道:“你一向对生意不感兴趣,怎么忽然要做布匹生意?”

    “我是帮朋友的忙。”

    “哦……金昌印染厂倒是有一批货,只可惜是残次品。”

    “什么样的残次品?”

    “他们搞错了染料,弄的黄不黄绿不绿,一匹布上有两三种颜色。”

    “布料是什么颜色?”

    “那个就是样品,你看看行不?#23567;!?br />
    一块折叠的粗布放在桌上,汪学霖展开一看,果然是染错色了,土黄色中间还掺杂着青绿色,好在不是太明显。

    他想了一下,说道:“爹,这种布料总共有多少匹?”

    “三百左右。”

    “这么多?”

    “所以,他们?#20598;?#30528;出售,要不然,钱都压在这上面了。”

    汪敬昮端起茶碗喝了一口,说道:“学霖,这种残次品有个好处,价格特别便宜,我估计最少可以打七折!”

    汪学霖得到的指示,上级对布料没有太高要求,最重要的是坚固耐用,颜色以土黄色为主。

    “爹,这样吧,样品我拿走,让我朋友看一看,他要是觉得行,再和金昌印染厂谈价格。”

    ?#29677;牛?#20063;好。”汪敬昮放下茶碗,说道:“学霖,有件事我想问问你。”

    “您说。”

    “其实也不是我要问,是你娘要问。”

    汪学霖笑道:“爹,您有什么话,就直说吧!”

    “你在外面有女朋友了?”

    ?#21834;?#27809;?#23567;!?br />
    “真的没?#26032;穡俊?br />
    “爹,您还信不过我吗?”

    “你和那位王新蕊小姐是什么关系?”

    “啊?您怎么知道王新蕊?”

    汪敬昮哼了一声,说道:“前天晚上,你们在门口拉拉扯扯,当?#20063;?#30693;道吗!”

    汪学霖:“哪有拉拉扯扯,就是在门口说了一会话儿。”

    “学霐可不是这么说的!”

    “二宝在这种事情上,就?#19981;?#22840;大其词……”

    “那么晚了,孤男寡女在一起,你能说你们是普通朋友关系吗?”

    “爹,这件事说起来很复杂,以后?#20197;?#36319;你解释。”

    汪敬昮叹了口气,说:“学霖,你也老大不小了,按说也该寻一门亲事,娶妻生子以?#26377;?#27754;家香火,我汪家这么大的家业,人丁兴旺才符合……”

    “老爷,晚饭准备好了。”门外佣人说道。

    趁着这个机会,汪学霖赶忙说道:“爹,您去吃饭吧,我先把布料送回去。”

    说完这句话,汪学霖快步走了出去,稍迟一步,就要忍受没完没?#35828;?#38271;篇大论。

    bq

    
5858xs.com
意甲积分榜
浙江快乐彩12走势图 陕西十一选五今天的全部开奖结果 好点的博彩平台 中国竞彩澳客网 下载江苏十一选五体彩 埃及二分彩开奖号码 天津快乐十分投注技巧 上海时时乐玩法 上海麻将机吸烟净化器 香港百姓网三肖中特期期准 福利彩票喜乐彩开结果查询 体彩p3开奖视频 2019年075期码报资料 福建时时彩诀窍网站 宁夏十一选五推荐号码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