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一章 你好像是搞错了什么吧


本站公告

    任何战?#36820;?#21452;方处于同一层次的时候法则都是通用的米迦勒在与其他任何人战斗的时候都可以展现出超越想象极限的攻击方式和攻击威力但是当对战的另一方变成了相同领域的存在的时候

    战斗本身也将会变成?#25512;?#36890;人战斗一样一样的需要把握时机一样的需要注意时间一样的需要协调自己的身体

    只是一瞬间而已拉菲拉缇达菲那只明显就不能接近的左手就延伸到了米迦勒的面前这个瞬间米迦勒已经不可能?#22411;?#36807;双腿移动来回避的空?#35835;ˡ?br />
    正如拉菲拉缇达菲说的那样米迦勒无往不利的手段在此时的拉菲拉缇达菲的面前居然不能起?#25509;?#35813;拥有的作用

    明明现在的出力比起米迦勒来说要小上很多但是偏偏米迦?#31449;?#26159;没有办法能够奈何的了这样的拉菲拉缇达菲

    太过于强大的力量使得米迦勒不管面对的对手是谁只需要将攻击挥舞下去甚至于连瞄准都不需要太过于精准仅仅只是擦个边而已就可以将任何对手消灭任何的诡计都能够在没有使用之前就被他看穿

    潜意识之中米迦勒从未想过改变自己的攻击方式因为同为全知全能的领域的存在他们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不可能敌对才对只要不是同为全知全能的存在的蓄意针对就没有任何问题

    但是现在偏偏问题就出现在了这里针对他的是蓄谋了长达千年宣言为了对付他准备了三千套以上的应对措施的拉菲拉缇达菲

    轰

    拉菲拉缇达菲的一拳狠狠的打在了米迦勒的?#25104;ϣ?#31859;迦勒不由自主地倒在了地上爆音如同冲击波一般?#20040;?#30528;米迦勒的身体两人身遭的沙子掀起了巨浪朝着更远的地方延伸而去

    拉菲拉缇达菲轻轻地笑了一下他的目的已经达成了只要在这个距离近距离的接触一下米迦勒就已经够了因为那件东西他已经入手了

    毫无疑问米迦勒的身?#38386;?#24102;着不少的宝物这些宝物?#21152;?#30528;不凡的力量但是在这些宝物之中能够被他看上眼的也就只有那一件东西而已只有那件东西能够对现在的情况产生实质性的改变的效果

    在得手之后拉菲拉缇达菲迅速撤离他瞬间便远离了米迦勒摆弄起了手中的喜乐之冠

    果然这么长的时间留给你们思考你们依然没有一个人能够理解本座的夙愿吗没有一个人能够看穿这个世界层层掩饰之下的真实没有一个人能够理解本座为什么要这么做也没有一个人能够和本座踏上实现本座夙愿的第一步吗

    你这个叛徒到底想要做些什么?#27604;?#26159;在以往的话自己的兵装被抢夺米迦勒可能已经暴跳如雷了但是不知道是不是学院长接连抢走了他的兵装而他也接二连三的将之拿了回来所以米迦勒有着完美的自信可能再从拉菲拉缇达菲的手中拿回属于自己的喜乐之冠

    现在反而显得有些冷静的对着说出这一席话的拉菲拉缇达菲追问道

    果然吗曾经是一同走在追求知识的道路上的同伴却因为抵达了终点反而变得愚笨了起来必要的要素全部都展现在了你们的面前但是却一个都没有办法看穿本座的目的这样的话本座的目的也完全没有说给你们听的必要了

    叹息了一声拉菲拉缇达菲的样子并不是虚伪的去伪装什么看起来他是真的想要在这些同一层次的存在之中找到一个能够理解他的想法的并且能够和他一起为止奋斗的存在

    但是可惜的是正是因为这些?#19968;?#27809;有一个能够理解他的想法所以他才迫不得及的将其全部封印的时间对于这些?#19968;?#26469;说毫无意义也正是因此不管过去了多少年他们的思想都不会发生改变

    背叛者拉菲拉缇达菲永远是背叛者自谓是正义和公理的他们不会去思考一个背叛者到底在想些什么到底在考虑着一些什么的

    但是必要的元素到了现在已经全?#32771;?#40784;了这个世界令人作呕的停?#25512;?#32456;于要结束了本座将重新推动这个晦涩的机器再一次运转无限的可能性和无法被看见的未来数不清的知识?#25112;?#37325;新充斥在这个世界的每一个角落

    一瞬间米迦勒感觉到了?#21482;ţ?#19968;股无法被抑制的恐惧袭上了他的心头

    这些全知全能者之中有的不满足于自己走到了尽头想着开辟出新的道路创造出新的天地和无限的可能性有的却对自?#20309;?#25152;不无所不知的力量沉迷他们本身就是为了这个力量才拼了命的攀升到这个层次的

    要是世界本身发生了异变新的变量被引入的话他们岂不是不再是无敌的存在了

    而米迦勒就是后者中的一员这个瞬间他就知道了拉菲拉缇达菲远比他们想象的还要疯狂的多而他的喜乐之冠被夺也不再是可有可无的小事而已

    必须要在他做些什么之前夺回自己的喜乐之冠在米迦勒的?#38498;?#20043;中出现了正确的答案

    把我的欢喜之冠还给我

    完了能够将事态的发展按照使用者意愿进行的道具虽然没有直接且强大的作战能力但是反过来说的话在某些场合会发挥出意想不到的作用这才是欢喜之冠正确的用法啊米迦勒

    真名的存在是力量的象征亦是对于力量的束缚在拉菲拉缇达菲说出了米迦勒名字的一瞬间一股无形的诅咒扩散了出去目标正是米迦勒

    然而这诅咒落在了米迦勒身上仅仅只是一瞬间而已就被米迦?#31449;?#25968;破解可是拉菲拉缇达菲想要的也就是这一瞬间

    就是这个瞬间拉菲拉缇达菲将把玩着的欢喜之冠戴在了自己的头上不应该说是戴在了路西菲尔的头上

    刚才拉菲拉缇达菲之所以没有立刻第一时间戴上欢喜之冠并不是想要把玩而是在调整欢喜之冠的各方面的数据使之能够契?#19979;?#35199;菲尔和他融合的这一个躯体使他能够完全利用欢喜之冠

    这一点和学院长只是单纯的夺走天使兵装并且粗浅的利用是完全不同的

    在戴上了欢喜之冠的那个瞬间路西菲尔拉菲拉缇达菲不由的发出了痛哼的声音青筋从额头开始朝着全身开始突起一瞬之间路西菲尔的身体之上就好像有着无数的蚯蚓在?#21497;?#19968;样的

    那副稚嫩的面容也因此变得扭曲和狰狞了起来

    但是毫无疑问的是确实是有着某?#33267;?#20154;不安的气息在蔓延着在凝聚着就像是就要诞生某物的卵一般的在孕育着某物

    我说了把我的欢喜之冠还给我你这个混蛋到底想要做些什么

    但是拉菲拉缇达菲却没有要回答他的问题的意思拉菲拉缇达菲的姿态明显的像是准备要迎接什么一般的已经懒得去理会米迦勒了

    既然这样的话我懂了

    米迦勒高举公义之杖这一次不同于之前的任何一次攻击这一次在攻击未降临之前恐怖就已经弥漫开了天空似乎像是有所预兆一般的在并未有着任何乌云的情况之下变得阴沉

    攻击远要比想象之中来的要快几乎就在米迦勒高举公义之杖的下一个瞬间便降临了下来

    在天空之中一瞬间出现了无数的光点在这些光点出现的瞬间就连拉菲拉缇达菲?#21152;?#36215;了极致的危险?#23567;?br />
    但是他却依旧已经一?#32972;?#35773;的表情看向了米迦勒虽然他的面容现在扭曲的几乎没有人样但是那副表情就好像是在说事到如今你还能做些什么一样

    天空之中的一个光点瞬间扩大一道光柱从天而降白色的庞大魔力柱轰落在地面早已变成沙漠的大地上爆发出一个半球形倒扣的能量光罩

    但是这只是开始而已天空之中有着无数的光柱这些光柱?#21152;?#30528;同样程度的威力都在一瞬间轰击而下

    面对这样的攻击就算是拉菲拉缇达菲也不得不做出应对的手段了他颤抖的伸出了一只手指在自己的身前好像是划出了一道直线一般的划出了防御的公事

    这种程度的攻击单纯的防御是没有办法抵抗多久的想要做些什么的话就只能用更强大的攻势将其压制过去

    轰隆

    超过数万度高温的气体之刃从天而降化作了最为坚实的防御将轰击而来的光柱尽数抵挡并且摧毁即使在上空数千米依旧而已看得见橙色的光辉之?#36861;路?#21487;以纯白的光柱切断捏碎一般的

    噶咚伴随着响声光柱的轰击戛然而止

    似乎像是知道了这样的攻击继续下去也没有任何意义了一样天空之中闪耀的光柱接二连三的消失

    而橘色的光辉之墙也随着光柱的消失而消失

    但是二者带来的破坏却并未因为二者的消失而消失的一干二净在光柱轰击的地方像是硬生生的在地面之上挖去了什么一般的一个个深坑出现在了那里周围的沙子不断的向内填补但是那些深坑恍若是深渊巨口贪婪的吞噬着沙土永远无法被满足

    而在拉菲拉缇达菲的身前的则是同样的一片?#22681;?#34987;拉菲拉缇达?#26222;?#21796;而来的光辉之墙消失了之后留下的是长达数百米深达三十多米的沟壑

    紧接着沟?#21482;?#20026;橙色溶解崩溃了地质上说那已经成为岩浆沸腾着

    你刚才好像是在说我完全不懂得变通不你错了之所以会给你产生那样的错觉只是因为我认为没有必要去做那些事情而已

    拉菲拉缇达菲猛地转身伸出手抓住了将公义之?#21364;?#20986;的米迦勒现在的拉菲拉缇达菲身上的情况并没有出现任何的好转反而更加?#29616;?#20102;起来

    就是转身抓住米迦勒的公义之杖这个动作就像是用去了他全部的力量和潜能一样的

    只要我想的话随?#26412;?#21487;以将我的攻击方式进行转变说着米迦勒丝毫不在意被拉菲拉缇达菲握住的公义之杖他将另一只手的食指缓缓弹出对准了拉菲拉缇达菲

    在他的手指之上一枚光点?#20102;?#30528;令人心惊胆颤的威势

    就像是现在的这个样子

    零距离轰击

    光柱将拉菲拉缇达?#26222;?#20010;人吞噬殆尽一开始的时候在光柱之中还能够看得到隐约的人影在做些什么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连人影都消失不见

    毫无疑问的若是一开始米迦?#25112;?#25289;菲拉缇达菲和路西菲尔的身体区分开有些下意识的想要保护路西菲尔这个魔人身体的完整性的话那么现在他已经完全的将使用着路西菲尔的身体的拉菲拉缇达菲当做是同一层次的对手在应对了

    米迦?#25112;?#20844;义之?#20219;?#24494;用力轻而易举的将公义之杖给抽了回来完全没有想象之中的强硬的握力让他无法抽出公义之杖

    逐渐的光束缓缓收缩消失留在原地的是全身像是已经彻底的化成焦炭的拉菲拉缇达菲

    所以说啊如果是你的本体和我对战的话结果可能未知但是使用这幅躯体的话他的防御力就太低了只要我成功攻击到一次就是这样的结果了

    米迦勒伸出手要将戴在这具焦炭之上的欢喜之冠进行回收但是却突然有着一只焦黑的手握住了他的手腕

    什么就算是这样你也要使用这具已经死亡的身体吗

    死亡你好像是搞错了什么吧

    </br>

    </br>5858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