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二二章 我好快活(二合一)


本站公告

    吱呀一声,房门打开,小龙女的脑袋从门口探进来,对萧峰招招手,“萧哥,你来!”

    萧峰滞了一下,大踏步出门,向对面房走过去。毕晶下意识跟着就想过去,小龙女俏生生把门一堵:“阿朱今晚就睡那边,萧哥就在那边陪她,姐妹们都过来,男人们都睡觉,谁敢过去,打断腿!”说着忽然笑笑,指指背后:“这不是我说的,是你媳妇儿说的哦。”

    “我都不让去了?这不过河拆桥吗?#20426;?#30524;睁睁瞅着小龙女跟着萧峰进了对面,砰一声关上门,毕晶这叫一个悲愤莫名,母老虎这娘们太恶毒了!萧峰也是,这没良心的傻大个,居然都不带劝两句的?让我们瞧瞧怎么了,又少不了一块肉!

    一条胳膊搭上毕晶脖子,韦小宝朝对面努努嘴道:“怎么办?真不想看了?#20426;?br />
    “切,怎么可能!”毕晶救了阿朱之后,胸口压了一个多月的大石头终于落地,猥琐本性彻底占据了高地,回手关上门,声音压得低低地嘿嘿笑道,“这种事儿不看遭天谴的!就算明天被打断腿,那也得先看了再说!”

    韦小宝一竖大拇指:“果然我辈中人,佩服,佩服!”跟毕晶勾肩搭背往回走,挤眉弄眼道:“只是计将安出?#20426;?br />
    “呦不错啊,这成语居然没弄错你?#20426;?#27605;晶一把把韦小宝胳膊扒拉到一边,惊讶道,“还有,你这勾肩搭背的毛病学得也挺快啊?#20426;?br />
    “嘿嘿,入乡什么俗,入乡什么俗嘛!”韦小宝恬不知耻道,“毕哥你究竟打算怎么办?就算你真不怕你媳妇儿发飙,可那门都关了,你怎么进去?#23458;?#21548;可没什么味道啊。”说着眼珠子转了转,对李三道:“三哥要不你出马?你不是江南大盗吗?开锁这种事儿难不住你吧?#20426;?br />
    李三摇摇头:“这我可干不了,现在这锁挺难开的……”

    毕晶轻蔑地看韦小宝这小混混一眼,不屑道:“呸!你都说了人家是大盗,不是小偷!虽然没什么技术含量吧,可怎么说人家是抢东西的,不是溜门撬锁能比的!”

    李三顿时无语。韦小宝两手一摊:“那怎么办?#20426;?br />
    “怎么办?办法多了去了!”毕晶在玄关抽屉里一通翻,忽然叫道:“在这儿了!”说着拿出一只银光闪闪的东西来,嘿嘿一阵笑:“好宝贝啊,今天就靠你了!”

    韦小宝眼睛一亮:“难道这就是传说中对面的钥匙?#20426;?br />
    “嘿嘿嘿嘿……”毕晶得意地笑,忽然警觉,一捂嘴,一阵阵点头。拿着钥匙在眼前一晃,压低声音道:“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啊,十块钱一位,想去看的赶紧报名啊!”

    屋里登?#26412;?#36215;一片手来,密密麻麻跟高粱地里的高粱似的,什么杨过丁典啦,什么李三胡斐啦,就连宋青书这厮也看了两眼莫声谷,都一咬牙犹犹豫豫举起手——就知道这位偷窥之王绝不肯放过这次机会!

    韦小宝瞧瞧这一大票人,忽然嘿嘿低笑:“要不咱们再赌一把?#20426;?br />
    众人精神一振:“赌什么?#20426;?br />
    “就赌?#20431;?#20160;么来着……对,阿朱醒了以后,萧哥跟她会干什么!”真不愧满肚子坏水,韦小宝眼珠一转猥琐主意立马就来,“抱头痛哭一赔一,相什么无言一赔二,大功告成一赔三,下注的赶紧!”

    这帮人是赌精附体了么?还是说好赌就是男?#35828;?#22825;性?看着一帮人缩在一?#20999;?#39640;?#38378;?#30340;下注,胡斐啊李三啊尤其兴奋,毕晶一阵摇头叹息。忽然想起来,胡斐在掌门人大会之前,还跟曾铁鸥、周铁鹪、汪铁鹗什么的大赌一场,还放言说什么“咱们吃喝赌博,那算不了甚么”来着,也得亏他激灵,没说的是吃喝赌博,没说出“吃喝?#21619;摹?#22235;字真言来,否则?#21592;?#30340;程灵素最少也得先赏他一把赤蝎粉再说。

    对了,那回胡斐赢了啥东西来着?宣武门外四亩来地一片大宅子!真是可惜啊,因为那是凤天南送的,胡小子恼怒之下翻脸退了回去。这要留在自己手里传给子孙后代,传到这辈子什么都不用愁了——那是帝都啊,二环内啊,四亩地那就是两千六百平,以现在的房价,起码也得是两个多亿!更别说那还是四合院,自带花园的那种!

    毕晶这边不断叹气,那边下注越来越高,一开始还百八十的,到最后,胡斐这小子居然押了整整一千,买萧峰和阿朱“大功告成?#20445;?#20621;上富婆了不起啊,程灵素挣来的前迟早被你败光了!

    “过了啊,我跟你们说,小赌怡情,大赌败家啊,你们都悠着点,工?#35782;?#23436;了你们日子还过不过了?#20426;?#27605;晶再也忍不住,苦口婆心一通劝,可惜压根就没人理他。毕晶回头郁闷道:“陈老师你也不管管?#20426;?#32467;果陈近南道:“大家高兴,小玩玩不要紧的。”另一边,胡青牛和曲洋刘正风几个老?#19968;?#19968;个个捻须微笑,颇不以为意。至于洪七公?这老吃货正抱着一根鸡爪子,在那儿连啃带嘬的,根本就没听见自己说什么!

    这都一帮什么人啊这是!江湖上的大侠们,都这个德性?毕晶翻着白眼等了半天,好容易等一帮人下完注,才看看表,压低声音嘱咐道:“阿朱功夫算不上好,我估摸着大概得十五?#31181;?#24038;?#20063;?#33021;醒过来,?#20154;?#20799;快一点,现在还有五?#31181;印!?br />
    这方面毕晶无疑是?#23633;液腿?#23041;,众人都点头称是。毕晶见一众大侠都频频点头,顿时得意起来,连刚才这帮人聚赌的嘴脸似乎都没那么可恨了,心说大家都还是很懂事的嘛!轻轻?#20154;?#19968;声,道:“不过为了保险起见,咱们在等个两?#31181;?#23601;过去。”

    众人又是一阵点头:

    “毕哥说得对,我听你的!”

    “胖子高明,我们听你的。”

    “俺也一样……”

    靠,毕晶白了一眼最后说话那?#19968;錚?#24515;说没文化真可怕,你以为自己是张飞呢,还“俺也一样?#20445;?#38543;即?#25104;?#20005;肃起来,声音压得低低地道:“我可提醒你们,等一下开门之前,都给我小声点,萧哥那耳朵可灵得很,跟猫似的,但凡有点动静让他听见,咱可什么都白费了,听见没?#20426;?br />
    一群人纷纷点头,捂住嘴巴,竖起大拇指,对胖子的心?#32937;?#23494;报以极度崇拜。

    毕晶这?#24597;?#24847;地点点头,看看表时间差不多了,一摆手走到门口,微微示意。李三走到门口,抓住门把手轻轻一提,?#33151;?#19968;拽,厚厚的防盗门飞快地打开,果然一点声音都没发出来。

    真不愧是做大盗的,手法真娴熟!毕晶暗赞一声,?#27605;?#20986;门,杨过紧随其后,丁典胡斐宋青书一干人鱼贯而出,一个个高抬腿轻落步,蹑手蹑?#29275;?#26080;声无息地来到对面门?#21834;?#27605;晶轻轻把耳朵贴在门上,听听里面动静,对一帮人摇摇头,示意里面没有声音,应该是还没醒,然后?#35328;?#21273;郑而重之地交在李三手里。

    李三点点头,身体轻轻贴在门上,右手拿着钥匙,对准钥匙孔,一分一分慢慢往里插,一点声音都不敢发出来。大约过了十几秒,钥匙终于插到?#35828;祝?#37324;面还是一点?#20174;?#37117;没?#23567;?#19968;帮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是面?#26029;采?#26446;三轻轻吸了口气,就要飞快转动钥?#20303;?br />
    但就在钥匙即将转动那一刻,忽然?#38738;?#19968;声响,钥匙一下子就转不动了。

    被发现了?反锁了?毕晶大惊,就听母老虎冷冷的声音传出来:“想偷看?下辈子吧!”

    一群人相顾失色,这娘们儿太精了吧?这不是玩儿人嘛,早不锁晚不锁,偏在这成功的最后一刻反锁了?这娘们儿是魔鬼吗?现在怎么办,难道当真破门而入?可真要惹恼了萧峰,信不信他一个一个都给扔出来!

    正面面相觑无计可施的时候,里面咔哒又一声响,防盗门忽然洞开,萧峰一张大脸出现在所有人面前,眼里全是忍俊不禁的笑意:“你们还真是……进来吧!”

    毕晶大惭,下意识抹头就要跑,杨过和李三等人早?#21387;?#21704;一笑,蜂拥而入。

    “靠!比我还不要脸!”毕晶骂了一声,跟着最后进了门,迎面就看见母老虎坐在轮椅上一脸冷笑:“就知道你们不老实!”说着一个一个指过去:“你,你,你,还有你,明天都给我写一万字检查!”

    众人哈哈一笑,也不当真,毕晶推起轮椅往里面走,讪讪道:“早知道媳妇儿你这么开明,咱就不费这个劲了——你怎么发现的?#20426;?br />
    “还要怎么发现啊,一看你们刚才那挤眉弄眼的样儿就想到了!”母老虎得意道,“想跟老娘斗,你们还嫩?#35828;悖 ?br />
    一帮人急忙冲着母老虎点头哈腰,竖大拇指点赞,估计是想逃过那一万字的检查。毕晶问萧峰:“怎么样,醒了没有?#20426;?#19968;帮人耳朵当?#26412;?#25903;棱起来了,这要是已经醒了,好戏没得看了不说,关键赌注该怎么算,难道还能摁住晓峰让他自己招供?

    萧峰叹了口气,摇摇头:“还没?#23567;!?#35828;着分开众人,走到主卧,在床边默默坐下。所有人都瞬间沉默下来,跟在萧峰身后进屋,一个个都一言不发,看着静静躺在床上的阿朱。

    这时候的阿朱已经换上干净衣服,?#25104;?#20381;然有些发白,眉头微微皱着,似乎在昏迷中依旧在担心着什么。她的头发披散下来摊在枕头上,看上去还微微有一点湿,越发显得楚楚可怜。

    “萧哥你别担心。”过了好一会儿,毕晶才拍拍萧峰肩膀,安慰道,“她会没事的。”

    萧峰点点头,勉强笑了笑,随?#20174;?#36716;过脸去,呆呆地看着阿朱,不再作声。过了一会儿,阿朱眉头似又皱紧了些——也许是错觉——萧峰伸出大手,轻抚她脸上,似乎要抚平她的愁眉。

    “大哥!”

    就在萧峰的手刚刚触到那?#22253;?#30340;肌肤时,阿朱轻轻皱眉,梦呓般轻呼一声。萧峰的手?#33151;?#19968;抖,闪电般缩回来,又是喜悦又是惊讶,像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但就在下一刻,阿朱如从梦中惊醒,呼一声坐起来,嘴里大声叫着“大哥!”

    “阿朱,你醒了?#20426;?#33831;峰轻呼一声,猛地把阿朱抱在怀里。

    “啊!”阿朱身体一紧,像是吓了一跳,但随即感觉到那熟悉的胸?#29275;?#29087;悉的双臂和熟悉的味道,身体瞬间放松下来,把头轻轻埋在萧峰怀里,继而双臂缓缓揽住萧峰的熊腰,头还轻轻动了动,找到一个舒服的位置,微微闭着眼睛,?#25104;下?#20986;微笑,像是享受那难得的温柔。

    没有人说话,甚至没有人大声呼吸,都静静地看着这不知经历了多少波折,才最终走到一起的情人,就那么静静地拥抱。

    时间一点一滴过去,不知道过了多久,阿朱忽然又“啊”地轻呼一声,抬起头来,一把推开萧峰,急道:“大哥,我,我是死了么……你怎么?#19981;?#22312;这里?#20426;?br />
    萧峰双手板住阿朱,仔细端详着那张魂牵?#23627;?#30340;俏脸,缓缓摇头,微笑中目光带着一丝莹然:“没事,你没事,我也没死,咱们都好好活着!”

    阿朱上上下下打量着萧峰,伸出手轻轻砰砰萧峰的脸,捏捏萧峰的肩膀,好半天才相信眼前的确不是梦?#22330;?#24573;然眼含热泪,啊一声轻呼,投到萧峰怀里,双臂紧紧抱住他的身体,再也不肯松手。萧峰双臂轻舒揽住阿朱,抚摸着她的脊背,下巴轻轻在那还有些湿漉漉的头发上,也微微闭上双眼……

    毕晶和母老虎相互看了一眼,轻轻摆摆手,一行人轻手轻脚退了出去,缓缓关上房门,只留下这久别重逢的一对。

    客厅里寂然无声,几乎每个人脸上都带着温暖的微笑。良久,卧室里传出说话声,也不知道阿朱说了些什么,萧峰忽然大笑起来:“哈哈,阿朱,我好快活!”

    毕晶一愣,随即一?#37073;?#23545;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和小龙女坐在一起的杨过努努嘴:“听见没有,他抢你台词!”

    “什么我的台词?#20426;?#26472;过愕然,但身边的小龙女却抿嘴一笑,看着杨过的脸,目光渐见温柔……

    8)

    
5858xs.com
意甲积分榜
快乐时时彩正规吗 北京快3开奖直播今天 福彩中心开机号牛彩网 福彩3d号码424前后 湖北11选5走势图 3d试机号几集几球今天 福彩开奖公告 河北时时彩快三 上海时时乐历史开奖 广东快乐十分如何杀号 搜狐彩票网专家杀号 中国竟彩单场推荐 合肥25选5走势图 45639王中王平特一肖 中国体彩网数字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