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7章 阵战


本站公告

    当羌?#35828;?#31934;锐甲士开始冲击的时候,还没?#22411;?#20840;反应过来冀县守军就吃了一个闷亏,一时间被?#36153;?#20986;了一块区域,眼见着更多的羌人也在跟着要蚁附上来。

    姜冏匆匆从另外一边的城墙赶了过来,正好有几名溃兵从他身边经过,姜冏眉眼一立,上去就狠狠的用手中的长枪杆抽打着他们,打得这几名溃兵狼哭鬼嚎的:“老子还在这里,你们跑什么?!跑?城外都他娘的都是羌狗,你他娘的想跑到哪里去?能跑到哪里去?想想城中妻儿老小,想想以后要不要过安生日子!没胆子的怂货!自己伸手摸摸卵子还在不在?还是不是个汉子!现在就跟着老子拼命去!”

    姜冏的护卫了也走了过来,骂骂咧咧的朝着溃兵扔了几根长枪,大声呼喝?#28291;骸?#31639;你小?#29992;?#22823;,撞见了姜令君,要不然等打完了,你们就要被抓来当逃兵,全他娘的砍了,家里一个大钱都落不到,还被人耻笑!还他娘杵着干什么!大?#20063;?#32937;子上啊,不就他娘的几条羌狗么,杀了就完事!”

    战场上面,当兵的最怕就是没有组织,没有指挥,纷乱当中,看着这里的兵阵成型,溃兵们也?#30002;?#21457;的渐渐靠了过来。有兵刃的在外面,没兵刃的和有弓箭的给圈在里面,排列得密密层层,长矛锋刃如狼牙一般凸在外面,渐渐稳住,然后逐渐向前推进过去。

    姜冏?#35835;思赶?#38271;枪,能在陇右这一块地盘混的士族豪右,家中都是从小就有练习武艺的,要不然肯定是混不下去的,所以姜冏的武艺虽然不至于高强绝顶,但是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姜冏站直身子,环顾左右,大声厉喝?#28291;骸?#22823;家看清楚了,身后就是自家妻儿老小,他娘的?#26032;?#23376;的不上,还指望你们老婆孩子上去挡刀子不成!活得不像个汉子,死了也没脸去见祖宗!”

    停顿了一下,姜冏将长枪一挥,吼?#28291;骸?#26432;了这一批急疯了眼的羌狗,老子请大家吃肉喝酒!家人也有份!杀!杀完了喝酒!吃肉!”

    姜冏指挥着兵卒抵抗,而马超也是同样在号令着羌人集中起来进行冲击。一路杀过来,满腔的愤懑和压抑,随着他手中兵刃挥动,发泄得?#25381;型?#24555;两字才足以?#31283;?#20182;现在的心境!

    眼前未能结阵的冀县防守兵卒,在混乱当中处于劣势,转眼之间就被马超连连刺杀了好几人,转眼之间又清出了一片场地。

    打杀了几人之后,马超收了枪,旁若无?#35828;?#23601;这样站在滚滚兵潮之中大量四周,辨别方向,在火把摇曳的不定的光线当中,找到了城?#24597;?#30340;位置,将长枪一举,指着哪里呼喝?#28291;骸?#24555;!在哪里!?#32769;旅怕ィ?#25171;开城门!”

    一群羌人乌泱泱的呼喝着,朝着城?#24597;?#26432;去,才转过了?#25112;牽?#23601;猛然间撞上了姜冏的兵阵,冲在最前面的几名羌人在黑暗当中来不及收住脚步,直接就撞进了长矛的攻击范围之内,虽然勉力挥舞着战刀,但是一时间不知道多少根长矛捅了过来,哪里遮挡得住,顿?#26412;?#34987;这些长矛给死死的钉在?#35828;?#19978;!

    惨叫长嘶声中,杀红了眼睛的羌人才急急停下脚步,在?#25112;?#22788;撞成一?#24597;以?#31967;的模样,和姜冏的兵阵对峙起来,马超拨开羌人兵卒,大步向前,放眼看去,就看见火光之下,对面兵阵当中,一名壮硕将领也正望讲过来,两人目光在空中交汇,似乎?#30002;?#20986;了一片火光!

    姜冏也同样看到了杀过来的马超,实在是太熟悉了,想认不出来都难。当下的马超唇上生出了一些短髯,似乎比之前看起来成熟了不少。这?#19968;?#21629;还真大,也真能熬得,之前听说是受伤了,现在又活蹦乱跳的出现了……

    “马家小儿,当胡?#35828;?#29399;还舒爽么?!”姜冏毫不?#25512;?#30340;就张嘴引战,“死了亲爹,就认羌?#36820;?#29241;了?马家祖宗若是泉下有知,恐怕都会被气得再死一次吧!可怜马寿成一世英名,结果败坏在不孝子手中!”

    马超嘴拙,猛然间被姜冏塞了一嘴屎,气得大叫:“某要杀了你!”

    姜冏迎着不远处那马超望着自己,?#36335;?#36856;溅出火花的目光,哈哈大笑,歪着?#25918;?#25293;自己的脖子:“姜某人便在此!大好?#20223;?#23601;看你们有没有命来取!”

    姜冏笑着说完这句话,突然挑眉,朝着两人瞠目大喝:“要是取不了姜某?#35828;耐仿?#23601;将你们的项上人头留下罢!我大汉疆土,岂是你们说来就来的,想走就走的,总要留下些什么,给姜某人做个念想!放箭!”

    当姜冏?#19981;?#25918;嘴炮呢?

    开什么玩笑。

    姜冏根本就不是那样?#35828;?#30340;人……

    ?#28291;?#25110;许吧。

    但是更重要的是,结阵起来的兵卒,不仅有加强了攻击力的buff,也有减免伤害的buff,所?#38405;?#21487;让马超等人主动上前攻击,也不能让自家兵卒在?#24597;?#30340;情绪当中,胡乱的上前送死。反正堵在这个?#25112;?#22788;,马超等人也过不去。

    至少先要将局面稳定下来!

    姜冏喊出“放箭”二字,吓?#30473;?#23558;要冲上前的马超一缩脖子,立刻挥舞着长枪?#24613;?#25320;打箭矢。在黑夜之中,光线不好,等看见箭矢了,往往都是已经扎在了身上了,而且汉?#35828;?#31661;矢都是狼牙铁质的箭头,咬上一口,就算是皮甲也撑不住!

    马超挥舞长枪,结果?#31456;?#33853;的,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半根箭矢都没有见到……

    “竖子!胆敢欺某!”马超恼羞成怒,停下了手,大吼道。

    “放箭!”姜冏的嗓门更加的大。

    马超一愣,?#20081;?#35782;的又挥舞了?#36214;?#38271;枪,结果发现依旧是姜冏在嘴炮,气得三尸神暴跳,将长枪一指,吼?#28291;骸?#20182;们没有弓箭!都是吓?#35828;模?#26432;上去!”

    “放箭!”姜冏继续大吼。

    “吓唬谁……”马超正待大笑,忽然察觉有些不对,?#25104;?#22823;变,连忙一猫身子,缩到了一旁的羌人身躯之后!

    箭矢如雨般,从空中呼啸而下!

    羌人以为是姜冏真的没有弓箭,放心大胆的往前猛冲,毫无防备,结果一轮箭矢之下,就像是秋日的庄禾一般,齐刷刷的被割倒了一大片!在最前方的十几名羌人,连带着几名带甲的精锐羌人勇士,一同都被箭?#24178;?#26432;当场!

    姜冏大笑,用长枪一指,对着手下的兵卒喝?#28291;骸?#30475;见没!蠢得就像狗一样!想怎么玩就怎么玩!”在姜冏前后的冀县兵卒也不由得大笑起来,身上的压力似乎也随着笑声烟消云散,气势也凝结了起来。

    如此距离之下的弓箭射击,顿?#26412;?#32473;羌人造成了?#25233;?#20260;亡。羌人要抢夺城池,哪里会带什么远程的武器,而且黑夜之中,就算是城下想要支援也支援不到,再加上大多数的羌人身上都只有一身皮袍,连皮甲都没有,只有精锐的带甲勇士多少才有些皮甲铁甲什么的,哪里能够抵御得住近距离的弓箭射击?

    并且此处位于?#25112;牽?#22312;姜冏阵列当中的弓箭手,不仅可以正面平射,甚至还可以隔着一个?#25112;?#21514;着射击位于后方的羌人,而羌人一点办法都没有,只能是在箭矢来临的时候,狼狈的躲在低矮的女墙之下……

    几轮箭矢之后,原本有些?#24597;?#30340;冀县兵卒就已经是完全镇定下来了,看见原本凶恶无比的羌人一个个或是闷哼,或是惨叫,就算是有个别冲上来的,也被阵前的长矛手一一刺杀,这心理上的优势就逐渐的确立了起来,手脚也更加放得开!

    箭矢尖锐的呼啸声音,就像是鞭子在空中抽过,箭镞入肉的声音,就像是扎破了灌满水的皮囊,刀枪?#21507;?#22312;人体之上的声音,就像是屠夫在案板上剁肉,人命在此时此刻,卑贱的还不如猪狗。

    马超双眼通红,被他顶在前面的羌人已经早就被箭?#24178;?#20013;,已经气绝,只?#36824;?#34987;马超抓着顶着,没倒下来而已。

    城下火光点点,有一处的火光更是集中,马超知?#28291;?#37027;个地方就是藜麦往利的所在,隔着这么远的距离,马超依旧似乎能感觉得到,藜麦往利的目光盯在自己的背上,像是一条?#26087;?#19968;样,在时时刻刻看?#24613;?#21827;噬着他。

    此时此刻,马超心中恍惚着似乎升腾起一个念头,自己这些时日的所作所为,难道是错了么?

    不!

    就算是错了,也无法再回头了!

    马超领兵南下而来,是为了打胜仗的,是为了在西羌复杂的势力高层当中更进一步的,是为了马氏的声名,是为了自己的将来!

    着要是退回去,就会成了丧家之犬,就会成为西羌所有人口中的笑柄!

    “冲上去!”马超抓住死去的羌人尸首,顶在前方,大呼?#28291;?#19981;能停下来!冲!冲上去才有活路!”

    现在马超南下,基本上就等于是失却了依托之地,如果不阵斩眼前这个可恶的汉人将领,不能占领冀县,就等于是在陇右这里,再无立足之地,更不用说想要继续进军关中?#21482;?#26159;占领陇右的其他区域了。

    冬日即将来临,就算是逃回去,折损大半的藜麦往利会拿谁来补偿他的损失?

    当藜麦往利是心地善良乐于奉献的好人么?

    马家,什么时候已经到了如此窘迫的地步?

    为什么?

    为什么!

    马超手心当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渗出了一些不知道是紧张,还是恐惧的?#39038;?#28287;漉漉的有些抓不住羌?#35828;?#23608;首了。

    也不知道对于马超来说,算是?#20197;?#36824;是不?#20197;说模?#23004;冏手下的弓箭手也不能承担着无穷无尽的射击任务,在连续不断的射空了一袋箭矢之后,许多弓箭手已经是?#30452;?#21457;颤,无力再开弓了,不得不往后退了下去,?#25351;?#27668;力。

    马超的护卫趁着箭矢空?#33633;?#21040;了马超身边,低声耳语?#28291;骸?#23569;主,看样子难啃得很,要不要……”

    马超一回身,一拳捣在了护卫的身上,将护卫的半句话直接打了回去,暴怒的狂喝?#28291;骸?#26576;不会输!赢的终会是某!是某!他们没有弓箭了!大家都听某号令,?#24613;?#20914;击!这汉将的人头,某要定了!”在火?#21387;?#24433;之下,这个时候的马超两眼通红,神色扭曲,在他身边那名跟着他多年的护?#28291;?#31455;然一句话都不?#20197;?#35762;!

    呼喝声中,马超已经将死得不能再死的羌人尸首推开,一抖长枪,迈开步伐,便朝着姜冏的布阵冲击过去!

    羌人见马超带头,也都激发起了血勇,呼啸着跟着,以马超为锋矢,狠狠的撞上了姜冏的步卒军阵。

    双方兵刃乃至躯体撞击在一起,当先撞击在一起的双方兵卒几乎是同时倒下,一转眼之间就有十余?#35828;?#22330;死去,步军阵列当中就陷下去几个大大小小的缺口。

    几乎就是同一个时刻,双方都没有丝毫的?#24578;酰?#31435;刻填平了这几个缺口,然后同时间又有人惨叫着倒下……

    马超着实是彪悍无比,长枪飞舞,呼吸之间不知道扎出去多少枪,虽然是重点被冀县守军关注,但是依旧挡掉了多少根杆向他戳刺劈砍过来的长矛的战刀,甚至还能抽空扎砸了几名冀县的兵卒。

    到了这个份上,马超也在没有半分的保留,长枪挥舞之处,几乎就是当者披靡!在杀了一名冀县兵卒之后,另外一个方向的冀县守军长矛攥刺而来,马超躲闪不及,但也丝毫不乱,微微侧过半身,便一把将刺来的长矛夹在了?#36214;攏?#29992;力一扯,就将这个兵卒扯的跌跌撞撞的,连带着阵线都混乱了少许,然后横过枪杆一抽,顿?#26412;?#23558;这名兵卒抽飞出去。

    加上马超的护卫也是举着战盾,紧紧跟在马超身侧左右,为其护住从两侧袭来的刀枪,好让马超能够完全发挥出战力。

    马超死死的顶着姜冏,长枪如恶蟒一般翻滚,抢过的长矛就顺手挥舞一下,然后投掷出去,砍来的战刀就枪花一卷崩飞出去,甚至时不时还捡起落在地上的武器兵刃,大开大合,顶着冀县的步军战阵,杀了进去,将战阵杀出一个大大的缺口,所过之处,血肉横飞。

    “竖?#26377;?#36208;!拿命来!”马超大呼。

    姜冏看着马超一步步的逼近,忽然露出一丝笑意……

    https:///book_66660/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

    bq

    
5858xs.com
意甲积分榜
高频澳门五分彩 2019最新买马资料大全 打开快乐扑克三走势图带连线 北京时时彩3gcp彩票网万喜 31选7开奖中奖规则 彩票投注功能源码 新浪彩票客户端购买方式包括几种 广西快三时时彩 4场进球彩一等奖 新疆十一选五选号秘籍 香港六合彩创富集团 澳门博彩培训 北京pk10大小规则 加拿大快乐8和加拿大28 双色最新选号技巧